竹恋心语

嘛……腿一个南有乔木分支的点……
悄摸摸圈一下刁太 @总有刁民想害朕
涂黑才不是因为不会画脸!
求轻喷……

emmmm先凑表脸的圈一下雨太太 @天要下雨
草稿流的城头红衣人,因为太草所以没法上色……😂😂😂
画的烂,求轻喷……

【靖苏】一世跌宕,一世长安

*给朋友的生日贺文,尽管今天不是正日子⋯⋯但是楼楼上寄宿学校,正日子没法发所以今天发了⋯⋯
*然而他是不会知道的⋯⋯
*半文言半白话(死目)
*短的不能再短
*语文作文满分50我得25√

------------------

初,他入京,助他夺嫡,以昭雪赤焰冤案。

一年后,他对他说,苏某倾慕于殿下。他一怔,而后嘲讽般地笑了,本王为了配合先生的计划,已经搭进了自己的耿直,现在先生难道想让本王把自己的感情也搭进去吗?说罢,他拂袖而去。他缓缓蹲下,以手掩面,无声地大笑,梅长苏,你就是一个阴诡谋士,竟然还妄图得到他的感情?他笑出了泪水,笑到咯血。

又半年,北境大渝来犯,他请缨出战。坐在皇位上的他很是疑惑,苏先生身病体弱,还是不要去了罢。他听着,笑了。景琰啊,你终究还是没能认出我。不过我能听到你对梅长苏的一句真心的劝阻,真好。陛下,北境渝人来犯,苏某身为梁人不可坐视不理,请陛下批准草民出征!皇位上的人静默了一会,道,朕准了⋯⋯大梁客卿苏哲将任监军一职。先生,活着回来。什么时候,朕也开始在意他了呢⋯⋯明明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阴诡之人的。跪在地上的他笑着接旨。

他站在金陵城墙上望着他策马出征。

又三月,他坐在大殿内,阅着亡者名册。“苏哲”。他瞬间落泪,先生,你就这么去了?朕还未接受你的感情啊!你答应朕的活着回来呢!你就不怕朕治你欺君之罪吗!

陛,陛下⋯⋯有您的一封书信⋯⋯一个小太监说道。他瞥了一眼信封,熟悉的字体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景琰,请原谅我这么称呼你。苏某自知命不久矣,故将苏某考虑到的朝中可能出现的问题都写在这封信中了。⋯⋯(此处省略数万字)
——梅长苏

他的眼角红了,流出的不是清泪,而是血。他当时怎么可以放他出去征战的啊!明明在这之前他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,怎么可能仅在数天之内就恢复健康了?!但是⋯⋯他在临死之前想到的竟然、竟然还是朕的朝堂⋯⋯还是朕⋯⋯可朕之前,是如何待他的啊⋯⋯他眼前慢慢模糊,变黑⋯⋯朕,真的亏欠了先生一生啊⋯⋯

陛下!陛下!!快!快传太医!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。

一月后,琅琊山。

嗯⋯⋯他醒过来。我竟然没死么⋯⋯这是⋯⋯琅琊山?没良心你醒啦。一个放荡不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本阁主和老宴在你出征的三个月中找到了解毒的法子(原谅我对于解毒什么的根本没有脑洞),又用了一月把你弄好,现在你的身子与常人无异的,可享天年,赶紧去找你家皇帝吧,听说他看过亡者名册后就一病不起,已经睡了一个月了。什么!他大惊,不顾自己刚醒来仍虚弱的身子,冲出门牵了匹马,下山,向金陵奔去。果然没良心啊⋯⋯那风流倜傥的声音主人嘟囔道。

蒙卿,朕以为,你和苏先生的关系不错。他直直地盯着大统领的眼睛,不放过一丝的神态变化。我⋯⋯他⋯⋯大统领怎么也没想到,前日刚刚清醒过来的皇帝陛下的第一件事不是过问朝政,而是来找他问有关于苏先生的事情。他⋯⋯他是⋯⋯小殊⋯⋯大统领追壮着胆子小声说。

蒙大哥大概已经告诉他了吧,关于我的身份⋯⋯他一边策马狂奔,一边想道。似乎⋯⋯武艺回来些了?那我直接去养居殿等他吧⋯⋯

⋯⋯不可能⋯⋯他嘴里嘟囔着,眼前却闪过一幅幅画面,全都是先生的“可疑”之处,这些“可疑”之处,现在看来,竟完全可以和小殊重合⋯⋯明明是两张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脸,明明是两个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人,却有着完全相同的赤子之心,对自己完全相同的温柔、关心和爱。先生,真的是小殊⋯⋯那么⋯⋯先生拼了性命也要去北境与渝人作战,也可以解释的通了⋯⋯

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养居殿,却见一个无比熟悉的背影。那人听到响动,转身,见到眼前人后绽出一个笑容,景琰,回来了,我都等你好久了。他扑过去,一把抱住那人,小殊⋯⋯先生⋯⋯长苏⋯⋯这真的不是梦么⋯⋯不是,他温柔地笑了,眼里却含着泪,这次,我不走了,就这么缠着你了。不准走!陪着我,过完余生,⋯⋯好啊,不过景琰,你都多大人了还哭的像个小孩子,得亏还是皇上呢,羞不羞啊⋯⋯
----Happy Ending----

双手奉上苏哥哥一枚
我这画技⋯⋯不说什么了⋯⋯
字不是我写的~也不是我想出来的~
因为沉迷靖苏所以占个tag⋯⋯